巩义在线,巩义新闻网,巩义信息网,巩义信息港,巩义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巩义地图 >

“农民作家”22年前的****旧事

时间:2018-01-14 00:2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umnhd.cn
原标题:追凶刘永彪在电视上看到白银杀手高承勇被抓的那一刻,他平静地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追凶者掌握的力量超出了他的理解和想象。文|吴呈杰编辑|赵涵漠插画|

原标题:追凶

刘永彪在电视上看到白银杀手高承勇被抓的那一刻,他平静地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追凶者掌握的力量超出了他的理解和想象。

文|吴呈杰

编辑|赵涵漠

插画|晁春彬

重启

7月2号,本该是休息日的星期天,浙江省湖州市****局的一间办公室内却正在举办一场研讨会。用土黄色档案袋包裹起来的卷宗整齐地码在会议桌上,编号从1直到22,档案袋上潦草地标记着一些字样:排查人员指纹、外省市查证、模拟画像、附近旅馆名单。还有16本工作笔记,纸面泛黄,书脊磨损得厉害,有的甚至已经散了架,不得不用长尾夹重新固定。

参会的民**刻意把声音压得很低,**佛猎人隐匿在森林。办公室外,挂着块方正的牌匾—1995.11.29晟舍****案专案组。在湖州,这是人人都知道的「那个案子」,也是建国以来湖州发生的最大命案,死者4名。但对民**们来说,这则是一场跨越22年却始终毫无转机的追凶****。

直到现在,现代科技的发展让民**们重新看到希望。一年前破获的甘肃白银连环****案反复出现在他们的对话中:凶手高承勇的一名远房亲戚因违******被采集到血样,甘肃**方通过Y-DNA染色体检验,发现城河村高氏家族有作案****,直接抓获高承勇。在湖州**方的档案室,也仍保留着含有22年前凶手唾液的烟头,研讨会召开时,**方已经从其中提取出了凶手DNA。

45岁的陈红跃在湖州市****局一间安静且闷热的会议室向《人物》记者回忆起当年。那时他还是个工作刚满一年的年轻侦查员,碰上这么大一个案子,「那时候心里很震惊的」,那个充满血腥气的房间里的画面至今仍深深地刻在他的脑中。专案组里55岁的严关炳,当时是陈的顶头上司,任湖州市****局刑侦支队副队长,相较之下,严显得十分沉稳,到达现场后,他立刻戴上口罩和手套,打开工具箱开始收集物证。

那是一栋暗绿色的三层小楼,位于湖州市织里镇最繁华的晟舍新街上。门口手写着「闵记饭店旅馆」六个黑字,又用红色油漆描了一遍。案发地包括闵记旅馆203房间,体型魁梧的山东商人于峰(化名)仅着内裤俯卧在床上,房间内的另一张床上,旅馆老板老闵被反绑住双手,嘴里塞了一块毛巾,隔壁的202房间,旅馆老板娘半坐半卧,被子还好好盖在同睡一床的12岁孙子身上。

只不过,4人的面部都有些难以辨认了——他们的脸都被钝器狠狠砸过。陈红跃回忆,当他们到达现场时,由于天冷,床单上的血迹甚至还没全干。

上:22年来的卷宗依然保留完好 下:22年前的工作笔记(**方供图)

痕迹

严关炳是一流的痕迹鉴定专家,在这个案子发生的前两年,他还发表了一篇《3种常见皮革**品及其**品痕迹检验初探》的论文。大部分谋杀者总**穿戴皮革**品—无论是皮鞋、皮衣还是一只掩人耳目的皮箱。这个小漏洞能帮上不少忙,皮革**品不宜洗涤,长期使用后表面具有粘**,更容易在现场留下痕迹。

在湖州,严关炳有着「鹰眼**探」的称号。他头脑敏锐,体格清瘦,还有一双充满怀疑精神的眼睛。22年后,面对《人物》记者,他依然能精准地回忆起每一位证人的证词。

和其他的旅馆客人相比,一名姓毛的桐庐商人格外「刻骨铭心」。问询情况时,他显然还没有从惊吓中回过神来:

「闵记是这条街上唯一一家旅馆,每次来织里我都是住这家……本来我是住在203的,老板说三楼几个房间都是桐庐人,你不如和那个山东来的大块头于峰换一下,你这个床位让于峰住。然后昨天晚上,于峰就被杀了。」

原来是一个死里逃生的幸运儿。严关炳记录了下来。

严关炳还回忆了服务员小丁的笔录:

「203除了于峰,还有两个一起来的客人的,他们说自己是浙江衢州的,但我自己是安徽人,我觉得他们的口音和我家乡人比较像。

11月28号的下午1点左右,他俩入住旅馆。放下行李后,到楼下餐馆点了炒鸡块和古井贡酒,让我端到房间里,还给他们每人拿了一个杯子。」

在这个逼仄的空间内,严关炳早就注意到,两个床位之间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玻璃杯和一个陶瓷杯。在紫光手电的照射下,他撒上铝粉末,再用柔软的毛笔轻轻拂去,发现每个杯子各有一套指纹是四指并拢的形状,且反复移动了多次。指纹的主人很可能就是那两位旅客。

除去指纹外,踩在地上一堆衣服上的一个鞋印也提供了有价值的线索:鞋印的**纹呈六角菱形状,在周边的服贸市场从未见过。无论是民**还是报**人,走进房间时都会小心翼翼地绕过衣服,脚印只有可能是凶手慌不择路时留下的。

203房间地上还留着不少烟头,严关炳数了数,共有26枚。其中有一个香烟盒格外引人注目,金灿灿的包装上印着红色的品牌名:盛唐。这不是一个大众的牌子,产自安徽芜湖卷烟厂,一般只在皖南地区比较常见。尽管那时还没有任何手段可以对烟头上的生物信息做出鉴定,但**察还是小心翼翼地收集并保管了全部烟头。

案发后的那天清晨,两人没结账就离开了。

事后推测,这大概率是一起抢劫****案:两名凶手应该是先对同房间的于峰起了歹意—他死亡时处于静止状态,应是在睡梦中被杀的;但他们忽略了于峰缝在内裤里的6000元****,因此并未搜刮到多少钱财,于是转而以结账的名义将老板骗至203(服务员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听到「喊老板结账的声音」),把还带有于峰血迹的毛巾塞进老板口中。最后遇害的才是202房间的老板娘和孙子。

对一个12岁的男孩痛下杀手令人费解,可能的原因是,「在杀老板娘的过程中,这个小孙子声音响动或者也醒了过来。」

见过这两名旅客的目击者形容,一人40岁左右,1米65上下,体型稍胖,长着一张大圆脸;另一个年纪较轻,1米8,眼睛细长,戴着鸭舌帽。戴鸭舌帽,恰恰是安徽一带的惯常打扮。糟糕的是,在信息技术尚不普及的1990年代,监控是个稀缺品,这家旅馆也没有严格执行住宿登记的**度,「没有******,老板也会允许他住进来。」对这两名「消失的旅客」,**方并不能得到更进一步的信息。

接下来,他们的目标就是把这两位「衢州来客」揪出来。

1995年,案发后的闵记饭店旅馆(**方供图)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